当前位置: 徐中障乃资讯 > 社会
故事:母亲要15万彩礼和房子,穷男友不久就拿出钱,却让我发觉

发布时间:2019-11-01 07:26:27 热度:4427

每天读一些故事。签字人:水千湖

范·于飞一只手拿着超市买来的水壶,另一只手拿着薛辉。今天,太阳很温暖,路边的花正在盛开。走在街上,人们的心在阳光下柔软而慵懒。

他和薛辉今天都休息了。这两个人工资不高,正在为他们的婚姻做准备。自然,他们不会花太多的钱,看电影,去超市,手牵手在街上走来走去。即使这个周末也不是浪费时间。

薛辉是个好女孩。她温柔善良。她也擅长做家务。她不太擅长烹饪,除了-但没关系。范·于飞喜欢烹饪。

费于飞知道,在他平常的条件下,他可以了解薛辉,成为一对夫妇。他开始谈论婚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比同龄人有多幸运。有时他甚至会想:我不擅长我的工作,赚钱或者运气。是因为我足够幸运找到了像薛辉这样的好女孩吗?上帝嫉妒了。

“菲菲……”薛辉给范·于飞起了个绰号,看了一眼范·于飞。她的眼睛落在喷壶上。她转过头,声音咕哝着,“我妈妈说一定有15万元的礼物和一栋房子...否则她不会同意。”

费雨菲脚步冻了一僵,叹口气。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范·于飞的父母对薛辉和他们的女儿一样好,比范·于飞好。自然,他们对薛辉非常满意。然而,薛辉的家人对费于飞不太满意,他在外表、工作和家庭环境上都很普通。

这都是我的心意,费雨菲也明白自己的条件没有那么优越,而薛辉妈妈提出的那些条件,其实都只是让他撤退。

你知道吗?费雨菲的家也真的不能满足薛辉母亲的条件。

“没什么,惠惠。”费雨菲笑着向薛辉点点头,满脸都是假装平静,“对我来说,人家都说殉教的女人也怕郎,更别说凶婆婆了。重要的是,我向同事们借了几个假期,然后去了我妈妈家推销我的力量。你的马桶水管破裂了吗?还没有修好吗?”

薛辉也强迫她紧皱着眉头展开,笑着对费于飞说,“而且,我们租的房子的水管坏了。你请人修理它,并试着变得勇敢。”

他们两个互相笑着开玩笑。步伐慢慢放慢,笑容渐渐消失,他们默默地走着。费雨菲看着街上流动的车辆,薛辉看着街上绿化带里盛开的春天的花朵,一下子,轻轻地叹了口气。

只有他们的手,仍然紧紧地握着。

范·于飞想起了几天前从同事那里听到的消息,暗暗下定决心明天去看。如果长寿合同是真的,也许这些问题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

第二天费雨菲一大早就起床了,在熟睡的薛辉额头旁轻轻吻了一口,薛辉轻轻伸手哼了一声,费雨菲枕进了她的怀里,她才又睡着了。

轻轻地关上卧室的门,费雨菲走到薛辉小心翼翼地清理着小阳台,拿起洒水器给盆栽的花浇水,水哗啦一声从洒水器前面的开口涌出,费雨菲吓了一跳。

"我刚买的淋浴喷头在哪里?"费于飞怀疑地浇了花,但他很快就忘记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一个小时后,费于飞终于在一条陌生的小巷里找到了这家算命商店,这条小巷是由旧的开放式住宅建筑建造的,依靠的是他童年的记忆。

他小时候来到这个地方。变化太大了,费雨菲几乎迷路了。幸运的是,他似乎找到了一个地方。

算命商店门口站着一个像圣人一样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小茶壶,慢慢地啜饮着茶。商店前面斑驳的梧桐树树荫洒满了阳光,使老人看起来永生不死。

看了很久之后,范于飞终于说:“你好,你是王布布种子吗?”

“我爷爷还在睡觉。有什么事吗?”令费雨菲惊讶的是,老人很好地回答了他。

在客厅耐心地坐了半个小时后,范·于飞听老人说了很多话,但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国内偶像女性群体与国外女性群体的区别”以及“近年来电视综艺趋势对女性群体发展的利与弊”等。

当内门响的时候,一个年轻人懒洋洋地走出了门,睡意朦胧地走进了卫生间。过了一会儿,厕所里的水越来越少了。年轻人走出来,看着坐在店里沙发上的范·于飞。他惊呆了。“喂,怎么了?”

费雨菲知道这是主儿,连忙想好了,他和薛辉把这个叫王山的年轻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这话,王山惊奇地摇了摇头。“只要结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你的未婚妻偷账簿。你们两个再也救不出一个孩子了……呃,你盯着我干嘛?”

刘文轩的胡子就要被拔掉了,他看着王山。他的脸上充满了悲伤和愤怒。“石叔叔,你……”

“你什么你!”王山又瞪了刘文轩一眼。这让他很尴尬,他对费于飞说:“我不太明白恋爱和结婚这样的事情。看刘什么意思,这个套路不好吗?”

费雨菲苦笑着摇摇头,“如果你只关心我们两个,这也可以做到,但是接下来怎么办,闹再见,让惠惠永远不要回到她的家人身边?我无法忍受。”

王善的脸上充满了“虽然我不明白,但你应该把它当成我明白”的表情。他喊了一声,点点头:“好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来帮你。”

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白纸,看了看,拍了拍桌子。

费雨菲心中暗喜,连忙接过纸来看,原来上面写着:

“合同

今天,我自愿贡献了三年的阳寿(寿终正寝),以换取微薄的奖励(奖励名称:墨点)、签名和签名

2006年2月24日,福利办公室

费雨菲拿起笔想签字,但被王山拦住了。费雨菲疑惑地抬起头来,但王善笑着说,“你想想,这个合同可能会让你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但也可能让你失去你拥有的东西。”

费雨菲重重的点了点头,王善这才松手,他看着费雨菲的签名,微笑着,动了动嘴唇,说了些什么。

费雨菲觉得他可能被骗了。

他收拾好晚餐,但他的注意力总是被左手手掌上的黑色墨迹吸引。他停止了工作,轻轻地摸了摸右手指尖的手掌。墨迹稍稍分开,圆形的墨水珠出现在他的手指上。

门响的时候,范·于飞似乎被抓到做坏事了。他很快把手折叠起来。薛辉推门进来,看见范·于飞穿着围裙。他惊恐地看着他,突然大笑起来。"菲菲,你在干什么,背着我勾搭一个小女孩?"

“这怎么可能!”费雨菲立即否认,并找到了一个话题,“惠惠,我们的薯片橡皮擦在哪里?我已经半天没找到它了。”

薛辉的面部表情停滞不前,他立刻笑了起来,假装生气,说道,“在我家里,你还需要那个吗?开门,开门。”

费雨菲也笑了。他知道他的女朋友是个好厨师。她切土豆丝,但她很擅长。她在狭窄的厨房里呆了一段时间。直到那时,他才被薛辉推到一边,看着薛辉拿起菜刀,把土豆切成三两次细线。费雨菲这才接过菜刀,做饭。

看着薛辉向小客厅走去,又没有空接,费雨菲低头瞟了一眼手掌上的墨水,下定了决心。

根据王善的说法,古代点痣的运气确实发生了变化,但仅凭一颗痣就能改变一个人的运气并不是真的。只有通过签署这份合同,那些拥有这“墨水点”的人才能指出能改变他们脸上命运的痣。

这天晚上薛辉睡着了,费雨菲坐在客厅里,拿出手机对着刘文轩和蔼地给点痣背影,转过左手看着墨。

他的右手指尖轻轻点在墨水上,一伸手,指尖那颗小小的墨水珠又出现了,费雨菲看着那颗墨水珠,咬了咬牙,那颗墨水珠在右边额角斜斜的上面。墨珠无声无息地伸进费雨菲的额角,摊开在那里,变成一颗痣。

那里的鼹鼠主要是一笔小财富。

一个月过去了,最后是发薪日。范·于飞看着他的薪水支票,惊讶地张开嘴。

“真的可以吗?这份名单也在我的头上?”费玉飞捂紧工资单,像贼一样四处张望,这才暗暗笑道:

笑着,费雨菲的脸又沉了下去。

加薪2000元通常是件好事,但现在他面临着岳母过高的要价,这简直是九牛一毛。

费雨菲左顾右盼,终于心平气和,冲进公司厕所,坐在马桶上,再次张开左手,手心那墨水还在,他打开电话找出了点痣的背影,小心翼翼地在脸上反复点燃。

“一个人脸上有多少摩尔财富……”范·于飞抱怨道,并用右手指尖小心翼翼地点燃了他的脸。“财富,小财富,部分财富,富有,富有...我要全部!”

话音未落,费雨菲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电话,小心翼翼地答应了。电话对面是他的公司一直想征服的对手。费于飞和其他同事在加入公司时基本上去过这家公司几次,但都失败了,所以他们不得不留下联系方式。这家公司今天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你想和我们公司讨论生意吗?”费雨菲腾一声从卫生间跳了起来,满脸喜色,“是的,是的,我现在过去了,是的,可以,自由了!是的,我是范·于飞!”

这天晚上,范·于飞回到家,关上门,冲到薛辉,抱起她转了三圈,“惠惠,我们结婚吧!”

听到这个消息,薛辉喜出望外,在费于飞的怀里咯咯直笑。“你前妻死后你还在这里。放开我。如果你有什么好消息,请告诉我。”

费雨菲刚刚放开薛辉,和她在一起很开心。“你认识我们行业的领导者吗?今天你丈夫和我谈论了那家公司的业务。只要我签了合同,我至少可以得到10万英镑的佣金...惠惠辉怎么了?”

薛辉脸上的紧张气氛消失了,他摇摇头,对费于飞笑了笑。“我们必须庆祝这样一个快乐的事件。我们今晚有一顿丰盛的晚餐...你的脸怎么了?”

“嗯,吃晚饭吧!我吗?也许我很好...呃,有点皮炎。”情绪高昂的费雨菲没有注意薛辉的眼睛,也不敢看他。

费于飞最近几个月赚了很多钱。

他脸上额外的痣只是用同事的轻微“皮炎,别挡路”掩盖了过去。也是因为他现在是公司的头号红人。

范·于飞已经一个接一个地签了几个大订单,现在即使他说“一天跑6公里可以使生意的成功率翻倍”,一些同事还是会一言不发地去买跑鞋。

然而,费于飞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征服以前难以咀嚼的公司。现在,更不用说那些难以咀嚼的公司了。只要他去另一家公司转一转,另一方就会透露其合作意向。

费雨菲也在酒会上问对方他是什么时候喝醉的,为什么他愿意和他们公司合作。对方所说的话让费于飞相信他是对的。“看看你的脸,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年轻人,可以一起发财。”

费雨菲自然知道他用了“墨水点”来帮他对付脸上的黑痣。这让他更加确定。他偷偷在脸上多加了几颗“官员”、“幸运”和“幸运”的痣。为了他的健康,他还加了一摩尔“健康”。

八月底,接近夏末,费于飞终于咬紧牙关付了首付,买了自己的房子。当他这次去薛辉家时,他终于不再受到冷遇了。相反,薛辉的妈妈也买了一桌好菜,并请范·于飞好好吃饭。甚至他的眼神也带着费于飞期待已久的“丈母娘,女婿,多看,多乐”的表情

饭后,薛辉的母亲甚至含蓄地说:结婚并不需要支付15万元人民币。此前,于飞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现在...可以说他相当先进。否则,总有一天会有好的一天,父母会见面并解决这件事。

费雨菲摸了摸脸上多余的痣,偷偷笑了笑。

但是费雨菲慢慢不太高兴了。

没有其他原因,薛辉对他的态度最近变得越来越冷淡。最近,薛辉加班越来越多。有时他甚至有理由回家。他想知道,当所有障碍都消除后,薛辉为什么疏远了他。

然而,他不知道薛辉发现了他奇怪的行为,并发现婚姻是不可能的。(作品名称:阳朔:电磨),作者:水千湖。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来上海旅游,不住外滩看得见东方明珠的五星级酒店,岂不白来了?

相关新闻

获得F35努力失败,巴基斯坦在美失宠后只剩下一个选择

获得F35努力失败,巴基斯坦在美失宠后只剩下一个选择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