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徐中障乃资讯 > 时事
美国活在过去、中国活在未来,岛内民众还看不懂?

发布时间:2019-11-16 12:25:20 热度:1938

(温/墨炎)

在9月23日的联合国宗教自由会议上,特朗普谈到了美国“来自上帝”的基础,以及对世界80%人口的宗教自由的威胁和禁止。他发誓要保护宗教自由,并拨款2500万美元支持以“保护宗教自由”为主题的私营企业联盟。

美国脱下这次会议的神圣外衣,旨在利用宗教自由的“基督教视角”作为导弹,向伊朗、伊拉克、委内瑞拉和中国射击。特朗普一方面批评穆斯林对基督徒的迫害,另一方面批评中国对穆斯林的迫害,忽视了“美国自由”的内在矛盾。无论如何,当这枚神圣的导弹发射时,美国希望在世俗利益上取得成果。

特朗普的语调与16世纪在中国传教的葡萄牙传教士的语调相同。他们抱怨在中国传教的两大障碍。一是“中国人不允许新事物出现在中国”,二是“外国人未经主人允许不得进入中国”(主人指的是当地的父母)。(注1)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4日,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拉开帷幕。特朗普在国会发表演讲。@ vision china

不同的是解决办法。传教士说,在以葡萄牙国王的名义派出官方使团向中国皇帝赠送礼物,并允许皇帝批准信仰的进入之后,事情就容易处理了。今天,美国正在扮演一个超级大国的角色,不是送礼,而是利用发言权直接勒索钱财。

特朗普政府担心统治地位的逐渐瓦解,使用了一种非常古老的方法——宗教圣战——试图重组西方泛基督教文明阵营,并联合起来压制东方的新兴力量。

与美国对“十字军东征”的强烈怀旧情绪相比,在当前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中国已经成为人类未来问题的领导者。由于美国、澳大利亚、巴西和日本缺乏碳减排承诺,中国能否达到碳减排标准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尽管主要碳排放国在必须考虑经济发展的条件下减少碳排放的承诺仍远未达到环保主义者的标准,但特朗普(有意)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其他国家远比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更积极。

因此,可以说美国生活在过去,中国生活在未来。

今天,我们正处于东西方力量逐渐平衡的时刻。中国的崛起正在吸引非发达国家跟上工业化的步伐。它还在创造一个新的政治体系,并逐渐塑造一个新的全球秩序。诚然,发达的西方文明在话语权上仍然占有优势,为了掩盖基督教文明的世俗侵略性,压制东方文明的强势崛起,将古老的宗教冲突与自由的价值“挂起”。然而,从长远来看,这一惯例在操纵其文明方面注定会逐渐失效。

霸权自由主义

特朗普对世界的积极贡献是摧毁民主党多年来一直试图打造的“美国面具”。在宗教问题上,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是福音派教徒,他们占美国人口的四分之一,是敌视穆斯林的主要群体。因此,特朗普在任期开始时发布了“穆斯林禁令”,最终得到了美国最高法院的认可。这不是对宗教自由的歧视性压制。什么事?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有什么资格批评中国对穆斯林的政策?对与错是非常清楚的。自由主义霸权是美国价值观的真理。

这种说法特别被台湾“美国价值控制”(US Value Control)引用,从意识形态上区分“好”与“坏”,以此作为仇视对方、净化内心思想的利器。追根溯源,它来自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和民族主义。

单边主义反对全球化多边主义。遏制温室效应等人类生存问题是需要所有国家协同努力的多边主义。从这个角度来看,捍卫全球化多边主义的中国寄予厚望是很正常的。

特朗普在联合国的演讲中谈到“未来的世界属于爱国者,而不是全球主义者”,他表明这个世界已经卷入了一场长期的文明冲突。与过去几年一样,发展中国家逐渐站在中国一边,寻求多边主义下的发展,而发达国家则犹豫不决。当美国霸权衰落的迹象还不够强烈,但已经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息息相关时,他们不敢轻易走出传统的“朋友圈”。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124个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而美国只是56个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及其带动的新兴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70%,而美国只有18%。(附注2)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发起的中美对抗是可以理解的,但其深远影响是一个两极分化的世界,与过去美苏冷战大相径庭。正如美国自己认识到的那样,美苏对抗就像家庭纠纷,而中美对抗则是不同家庭之间的对抗。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随着对抗局势的加剧,硬币两面的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新政治和新秩序

不管人们有多鄙视特朗普,他们都应该承认,特朗普让两个文明之间的对抗变得简单、直截了当和复古,而不是像民主党那样虚伪和阴险。简而言之,特朗普想要中国的钱和生活,但他肯定会避免军事冲突。

种族和宗教冲突是理解和点燃情感的最简单方式。唯一的问题是特朗普无法扩大十字军东征的规模,因为他只关心美国的利益,并希望为所有盟友筹集资金。人们怎么能想象绝大多数十字军成员从他们的对手阵营中支付他们的冠军奖金呢?

此外,特朗普对中国穆斯林的同情完全不能令人信服,因为他演讲中的宗教敌人是穆斯林。然而,有太多的例子证明特朗普,甚至他选择的政府成员,在中国文化圈对宗教文化和历史的理解都是零。对你不了解的文明进行掠夺性的意识形态攻击只会加强基督教文明与其他文明的疏远,孤立你自己。

三是与美国霸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提倡尊重其他文化,反对其他国家的干涉。这种新话语权的确立正逐步得到非基督教文明国家的认可。这将导致中美之间的一场史诗般的对抗,中美将长期处于美国的进攻和中国的反击状态。在宗教和文化方面,至少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接近中国,因为许多弱国仍然记得现代基督教文明的侵略性。

对中国未来存在的另一个解释是,在那些渴望翻身的发展中国家中,有许多政权在政治西化方面失败了,它们只是试图从中国的改革模式中吸取教训来翻身。中国现在正处于制度信任阶段,但其话语权的力量仍然弱于西方阵营。从总体趋势来看,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将有助于展示这一政治制度的优越性,话语权也将从这一“新的朋友圈”中得到有效加强。

因此,从宏观角度来看,中美之间的争端是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开放与封闭、新旧之间的争端。新旧是中国右翼绝地反击的关键概念。

至于中美对抗是否会以大规模军事冲突告终,虽然很难预测,但至少在特朗普掌权时(即使还有五年)不会发生,因为美国媒体最终意识到,在外交舞台上,“特朗普主义”已经“确保”美国政府在处理外交事务上不够灵活,行动仓促, 这可能只是虚张声势的现象(纽约时报描述)——这一点,蔡英文应该像一个人喝水,知道什么是温暖和寒冷——这样的政府不能承受大规模的战争。

这样,特朗普就是中国梦寐以求的对手。他不仅揭露了美国霸权的本质,也揭露了自由价值观的虚伪和隐患。他的决策是不确定的,这表明了中国的稳健性、毅力、战略和包容性。关键是,特朗普不会赢,中国也不必在现实生活中的战争中花费优势。

结论

特朗普鄙视移民,拒绝接受难民,他从宗教自由的角度谈及人权,令人难以置信且拐弯抹角,或许符合他的形象,但仍不协调。宗教自由会议后的第二天,“特朗普主义”在将贸易问题与香港事件和宗教问题联系起来方面发挥了作用,试图以声音优势迫使中国服从贸易协定,这再次凸显了特朗普政府的仓促和虚张声势。

然而,所有的言论都试图挽救他的选举支持,出口转向国内销售。

同一天,众议院正式对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因为他涉嫌向乌克兰总统施压,要求其调查对手拜登。

为了将选举丑闻的焦点转移到外部世界,这是一种古老而腐朽的选举文化。不管有多少华丽的价值外衣,他们都无法掩盖政治上的失态。选民陷入丑闻的政治环境是阻碍发展中国家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如果你想生活在一个未来的国家,没有太多的理由去选择充满弊病的西方政治。

美国生活在过去,中国生活在未来。这两个国家的兴衰是如何形成的?这值得台湾人民深思。

(注1:《中国纪事报》-加斯帕·达克罗。注2:《东方日报》新中国70周年暨中国话语专题——朱韩云)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必赢亚洲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河北11选5 2元彩票

行政拘留!男子地铁强迫别人让座,称“我比你爹大”

相关新闻

RAV4换代后价格大涨,这或许是它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

RAV4换代后价格大涨,这或许是它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